满井游记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情感口述

北京的天气很冷,过完花的生日,剩下的寒冬依然很浓。冷风常吹,飞沙走石。不要拘束,想出去。每次风一跑,它就回来,而锅不叫锅。

廿二日天稍和,

满井游记在22号的时候,

偕数友出东直,至满井。高柳夹堤,土膏微润,一望空阔,若脱笼之鹄。于时冰皮始解,波色乍明,鳞浪层层,清澈见底,晶晶然如镜之新开而冷光之乍出于匣也。山峦为晴雪所洗,娟然如拭,鲜妍明媚,如倩女之靧面而髻鬟之始掠也。柳条将舒未舒,柔梢披风,麦田浅鬣寸许。游人虽未盛,泉而茗者,罍而歌者,红装而蹇者,亦时时有。风力虽尚劲,然徒步则汗出浃背。凡曝沙之鸟,呷浪之鳞,悠然自得,毛羽鳞鬣之间皆有喜气。始知郊田之外未始无春,而城居者未之知也。

不是因为戏而耽误正事,能在山石与草木之间无拘无束的戏,恐怕只有这个位置了。而且这个地方离我很近,我从现在开始就要旅行,我怎么能不形容呢?明朝二月二十七日,二月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