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应台:什么事也没有发生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现代诗歌

春天来了你怎么知道?

描写人物外貌的经典句子。

妈妈还在睡觉,似乎几百个幼儿园的孩子聚集在窗外尽情地尖叫,发出很大的声响。睡眼惺忪地看着时钟,四点半还黑着呢!她翻了个身,沉入枕头。黑暗中,她张开了耳朵;窗外有无数的鸟叫,这是春天里难以忍受的声音。

所以早晨越来越早,天黑得越来越晚。在非常干净富饶的蓝天上,经常会有一只大鸟经过。它通常呆在屋顶的一个角落里,休息一会儿,然后张开翅膀,再次飞翔。当它拍打翅膀的声音传到书房时,妈妈放下手中的工作,探出窗外,睁大眼睛看着大鸟的姿势和线条。

大鸟是黑色的,但是当它展开翅膀的时候,它会露出白色的腹部,这是黑色和白色的,穿过蓝色的天空。啊——妈妈赞了一声叹了口气,然后注意到,嘿,大鸟嘴里有一根细长的树枝,这是筑巢的季节!

※※※

“英泰,”对门的罗莎先生说,“埃尔斯特的巢穴似乎建在你的松树上!你不会摆脱它吗?”

“埃尔斯特?”妈妈惊讶地说:“那只美丽的长尾鸟叫埃尔斯特吗?”

“漂亮吗?”罗莎摇了摇头,他对母亲的无知似乎有点无可奈何。“这只鸟是最差的!他不会唱歌,所以他找到会唱歌的鸟。你不知道吗?它专门破坏声音好听的小鸟巢。埃尔斯特越多,会唱歌的鸟就越少。”

安安把一辆自行车推了进来,接口道:“妈妈,埃尔斯特还是个小偷!”

“怎么偷的?偷什么?”

男孩撑起自行车,擦了擦汗。“它,比如你把什么耳环放在阳台上,它就会把耳环拿走,藏在它的窝里!”

妈妈笑出声来:有这样的鸟吗?它需要耳环做什么?!

罗莎先生走后,安安说:“我家阳台上有个鸟巢。”

“什么?”妈妈心想,可能是因为那个阳台的阳光特别好,上次发现了三个蜂窝,这次又来了什么。

“窗户上面有一个鸟巢。里面有三个鸡蛋。它们是白色的。”

母子俩爬到阳台上。菲菲脸上的表情告诉你,一件大事正在你面前发生。安安有点矜持,不想太骄傲。妈妈爬上凳子,伸了伸脖子——杂草和小树枝做了一个圆盆,这是一个整齐的鸟巢,但是里面有什么东西吗?

“妈妈,我也想看!”菲菲拽着她妈妈的裙子。

“嘘——”

妈妈走得更近了,害怕了,摸了摸电,她的眼睛碰到了鸟妈妈的眼睛。稀疏的细毛下有一双圆圆的黑眼睛,鸟妈妈依然凝视着发呆的妈妈。

我妈不知所措,觉得自己太放肆了。她像个粗野的男人一样闯进了安静的产房。

“妈妈,我也想看——”菲菲开始不耐烦地拨弄。

妈妈小心翼翼地抱起菲菲,尽量不出声。

“它是一只鸟妈妈。”菲菲一只手捂着脖子,对着妈妈的耳朵小声说。

三个人偷偷离开阳台,关上门,以同样苍老的口吻说:

“迪迪,我们以后不能在阳台上玩了,我们要和他们吵,你明白吗?”

菲菲敬畏地点点头。“他们会很吵。”

“我不知道这是什么鸟——”妈妈下楼时自言自语道。

※※※

“埃尔斯特或布谷鸟来捣乱,”安安说。“太可惜了。”

“哦?”妈妈说:“布谷鸟会怎么样?”

杜鹃叫着血,多么美丽悲伤的鸟,多么诗意的名字。

\"布谷鸟\"愤怒地说,“你不知道,妈妈?布谷鸟是好是坏。它很懒,不筑巢。然后它偷偷在别人的窝里下蛋,然后扔掉。你说坏不坏?”

我妈妈看了一眼那个愤怒的孩子,心里笑了。从一年级开始读书后,她的知识就不局限于母亲。

“还有妈妈,”安安顺势坐在妈妈的腿上。“另一只鸟妈妈不知道她窝里的蛋被偷了,所以她去坐着——”

“孵化,”妈妈说,“不是坐着,是孵化。”

“老公?它给了她的丈夫,在她生下一只鸟后,你认识她的母亲吗?布谷鸟生来就不好,当它出来的时候,它带走了其他的小鸟——”

安安生气地站起来,伸手去推。“把别的鸟推出去,让它们摔死!”

“摔死吧!”菲菲说,表情很严肃。

“还有妈妈,你知道吗?”安安的表情软化了。“但是现在鸟妈妈知道布谷鸟是什么了,布谷鸟是什么?”

“诡计。”

“鬼,都知道杜鹃的鬼,他们一直小心翼翼。”

“什么!”妈妈看着他,忍不住笑了。这是什么动物进化论?鸟类还能搞统战吗?

“真的妈妈!”安安安安说。

“真的妈妈!”菲菲说。

※※※

在院子里种西红柿的时候,妈妈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松树的树顶。松树茂密的绿色针叶上长满了小麦松果,看不到埃尔斯特的巢穴。阳光照亮了松果,就像圣诞树上的黄澄澄金球。

“妈妈,”安安的手里握着泥土,“我们不把E1ster的窝处理掉吗?它像布谷鸟一样坏。”

“一样糟糕。”菲菲说着,低着头用十根手指刮着土。

“没必要!”

妈妈把西红柿和黄瓜苗分开,这个给安安,这个给菲菲。谁种谁负责浇水,黄昏时浇水。这里,这是安安的锅,那是菲菲的锅。

“为什么,妈妈?为什么不把坏鸟的窝处理掉?”

母亲一边浇水一边想,说:

“因为他们是鸟,而我们是人,人们说的不一定是鸟的品质,让鸟自己照顾自己吧!”

“蚯蚓——妈妈——一条蚯蚓——”

菲菲大声喊道。

2

雨水疏松了土壤,震动了土壤中的蚯蚓。

太阳从乌云缝隙中喷射出来,释放出一束光。我母亲和孩子们沿着草原上一条不到两米宽的小路走着。远远望去,他们的身影似乎在光束间穿梭,又似乎在光和雨中徘徊。

土壤里的蚯蚓都出来了,走着走着的人发现小路里的蚯蚓都不见了。他们离开泥泞,爬上小路的沥青路面。他们可能忘记了他们从哪里来,要去哪里,因为他们不熟悉路面的硬度。他们搁浅在小路上,被毫无防备的自行车车轮和脚步声碾过。

安安和绯绯各自手里拿着细枝,弯下腰,小心翼翼地用细枝捡起蚯蚓柔软的身体,然后用力向路边一抖,蚯蚓就掉进了路边的草丛里。

一个,一个,另一个母亲...孩子们的声音传遍了整个草原,特别清脆。

乌云消散后,小路令人眼花缭乱。母亲用手轻轻地遮住眼睛。

“妈妈,妈妈,妈妈——”

一群孩子敲打着母亲书房的门,喊的声音比喊的声音更急促。

“为什么?”妈妈开了个口子,很凶。“我不是说我不能出声吗?我会寻找黄凤英的任何东西吗?”

“对不起,妈妈,”安安很有教养,但很大胆。“花园里有一只小老鼠——”

“电子邮件!”弗雷迪帮忙说话。他比安安矮半个头。

“EineKleineMaus!”菲菲的女朋友小白菜严肃地说。她比她哥哥弗雷迪矮半个头。

“一只老鼠——”菲菲傻乎乎地笑了。他比四岁半的大白菜矮半个头。

母亲手指间还夹着一支笔,把门遮了两英寸。她恶意地问:“老鼠想吃你吗?”

“没有,”安安说,“它卡在垃圾桶里动不了——多可怜啊!”

“ArmeMaus!”弗雷迪说。

“ArmeMaus!”小白菜说。

“真可怜!”菲菲说。

“妈妈没有时间,”门边说,只留下一条缝和她的眼睛。“你请黄凤英来解决问题!”

“但她会杀了它的,妈妈,上次她在花园里杀了一只——”

“妈妈,求你了,省省吧!”安安安安说。

“比特比特……”弗雷迪说。

“比特比特……”小白菜说。

“为了救它,……”菲菲说。

母亲长叹一声,打开了门。孩子们欢呼着冲向前带路。

※※※

垃圾桶其实是一个专门用来溶解有机垃圾的大塑料桶,里面装的是剩菜剩饭和剪下的树枝草叶。水桶的底圈有一个小孔,可以插进两个拇指的深度。一个小身体在那里抽搐。

母亲蹲下身子,周围都是孩子,既害怕又兴奋,屏住呼吸,睁大眼睛。一时间,这团灰色的小东西,软绵绵的,趴着趴着看不清它是老鼠的哪个部位。头在哪里?脚在哪里?你到底从哪里开始?

母亲是一个不怕任何有骨头的东西的女人:蜘蛛、蜜蜂、老鼠、任何种类和外表的昆虫……她从不尖叫或晕倒。唯一让她虚弱的是无骨爬行动物:蛇。看到蛇的照片,她蒙住自己的眼睛,说她要晕倒了。当她看到一条真正蠕动的蛇时,她会惊恐地尖叫,歇斯底里,然后她会摔倒并昏倒。

现在,她平静地研究着面前的大量事物。她用树枝小心翼翼地捡起洞口附近的烂树叶,发现老鼠的头深深地插进洞里,埋了一半身体,紧紧地粘在一起。剩下的那块,也就是像鞋带一样纤细的后腿和尾巴,在空中疯狂地挣扎。然而,老鼠完全失去了理智,同时向前推进。当然,越是艰难,它就越是陷入死胡同。

孩子们小声说:它会死吗?它是怎么进来的?它是一只小老鼠吗?太软了...太软了,我妈妈感觉头皮发麻。首先,她用两根树枝用筷子夹住红烧肉。鼠标卡得太紧了,夹不出来。再努力一点,肯定会流血。难道,难道,非得用手指把它拽出来吗?呃-恶心,这是一个蓬松,柔软,抽搐的半老鼠肉...我该怎么办?

老鼠踢着空气,不时停止踢腿,显然缺乏力量。

妈妈用两个手指抓住鞋带状尾巴的末端,看能不能把那家伙拽出来。尾巴碰到手指的那一刻,她止不住恶心的麻感“哇”的一声尖叫,吓得四个孩子往后倒,小白菜放声大哭。

拉尾巴,或者拉脚——嗯,脚上有细手指——结果一定是尾巴和脚断了,身体还夹在里面。

妈妈安慰小白菜,下定决心。

安安被命令拿一份报纸。母亲撕下一块,裹住老鼠的身体,咬着下唇,忍住心中激起的恶心。她用手指握紧老鼠的身体——一、二、三,然后把它拉出来——孩子们尖叫着跑了回来。妈妈吓得跳起来,老鼠从她手里跑开了。所有的动作都发生在闪电的瞬间...孩子们坐下来,追着栅栏,叽叽喳喳地说:看,你的眼睛又圆又黑...妈妈站在垃圾桶旁边,手里拿着一张皱巴巴的报纸。她感到浑身起鸡皮疙瘩。

盛夏,整个北京城都是蝉鸣声。我妈妈穿着短裤和运动鞋骑着自行车穿过街道,去市场买菜,听北京人说话舌头打滚,和小贩吵架。看起来她在做这个做那个,但实际上,她的内耳一直专注于一件事:听蝉鸣。嚣张喧闹的蝉鸣如是,整个城市就像一个发条闹钟,一响就停不下来。就为了这只野蝉的歌声,我妈能喜欢上这座城市。

妈妈独自去市场。我买了一个煎饼,边走边嚼。我发现北京的茄子是圆的,洋葱像大蒜一样厚,西红柿看起来像苹果,黑糊糊的叫炒肝。天啊,还早。勺子不叫勺子,叫勺子。理发师拿着剃刀坐在土路边的长椅上等待客人...她突然停下来。

在嘈杂的城市声音中,有一个微弱的声音萦绕着她。

不是蝉。这是什么?她东张西望。

在一个昏昏欲睡的锁匠面前,挂着一串拳头大小的细竹笼,声音从那里传出来。妈妈仔细一看,嘿,是蟋蟀——蟋蟀!

打瞌睡的人睁开眼睛说:“果果,一块钱一个,喂他西瓜皮就能活两个月。”。

妈妈踏上自行车回家了,腰间系着两个小竹笼。

刚从动物园回来的孩子正在谈论熊猫。“妈妈,”安安说,“有一只这样的熊猫——”

他双手托着下巴,做出一副懒洋洋的样子。

“这是什么?”菲菲喊道。

“安安,”妈妈解开竹笼,放在桌子上。“你以为这是什么?”

两兄弟把脸放在桌子上,在笼子里好奇地研究。

“嗯,”安安皱了皱眉,“这不是螳螂!因为螳螂前脚大,不是蚂蚱,因为比蚂蚱大,也不是蝉,因为蝉有透明的翅膀……是蟋蟀吗,妈妈?”

“是的,”妈妈笑了。“北京人叫郭果。”

“叫哥哥?”绯绯歪着头问道。

※※※

黄昏我出去散步时,两兄弟胸前和脖子上围着一条红色的丝线。丝线用一个小竹笼绑着,竹笼跟着小哥哥的身体。

晚上,小兄弟们闭上眼睛,用又粗又长的睫毛遮住眼睛,让他们的脸像天使一样甜美。郭果开始叫,在寂静的夜里,这种叫声随着一种电磁节奏摆动。小弟弟睡着了,但他妈妈听了他一整夜。

早饭后,兄弟俩带着竹笼出去了。路过一片草坪,三两个小孩和大人正在用网抓东西。弟弟停下来观看。

“外国孩子真漂亮!”最近,一位手里拿着网的母亲走来走去。“你是他们的阿姨吗?”

在北京,“阿姨”的意思是保姆或仆人。妈妈笑着回答:“是的,我是他们的保姆和仆人,也是他们的清洁工和厨师。”

“来,给你一个...一个大一点的孩子向安伸出手,手指间夹着一只巨大的蜻蜓。

安没有回答。他从未见过这么胖的蜻蜓,他犹豫了。

“我想我想——”菲菲哭了。

“不,”我妈妈说,“你会杀了它的。”她小心翼翼地拿起蜻蜓,像小时候一样抓住翅膀。

走了一会儿,妈妈说:“你看够了吗?我们要放了蜻蜓吗?”

很好!

被放生的蜻蜓掉在地上,大概翅膀瘫痪了。它挣扎了一会儿后飞走了。孩子的眼睛跟着它的高度。

“妈妈,”安安解开胸前的竹笼,“我也想放了我的果果。”

他蹲在路边,撕开竹笼,倒出了虢国。郭果噗的一声掉进了草丛,一动不动。四肢着地,有点焦急地说道:

“去吧!走吧,郭果!回家去!不要再被抓了!”

郭果不知道自己是听懂了还是被熟悉的青草味刺激到了。它真的抬起腿开始移动,有点困难,但很快就沉入了草丛深处。

安安如释重负

龙应台: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安安安心了。

地直起身来,转头对飞飞说:“底笛,把你的也放了吧?它好可怜!”

“不要,不要,不要——”菲菲赶紧用双手抱住竹笼,拼命地喊。

现在是返回欧洲的秋天。苹果太熟了,撑不下去了,它们扑通一声落在草地上,有些滚到了路上。

妈妈把自行车靠在树干上,寻找最红最大的苹果。满山都是熟透了的红苹果,果农一般不在乎那些走着去绿的人摘一两个苹果。妈妈给了弟弟和爸爸每人一个苹果,然后弯下腰从草丛中捡起一些苹果。

去喂马。

马,就在拐角处。有一匹棕色的马伸出头来吃菲菲手里的苹果,菲菲不高兴地骂:

“嘿——这是我的苹果,你吃了你的,在地上捡起来。”

安安把自行车放在一边,有点胆怯地递给我一个苹果。马迫不及待地伸出舌头,砰的一声把苹果塞进嘴里。咀嚼时,苹果汁不断从马嘴中涌出,散发出浓浓的酸味。

这是一段艰难的旅程。爸爸力气很大,背着菲菲已经消失了。妈妈和安安推着车边走边聊。

“妈妈,你知道吗?我又看到了我的小鸟。”

“你的鸟是什么?”

“是那只鸟从我的阳台上出来的。前天我在加里家的阳台上看到了它,但它长成了一只大鸟。”

母亲饶有兴趣地低头看着儿子。“你怎么知道哪个是你阳台上的小鸟?”

“我知道!”安安笃定地说:“他的胸也是红的,和我的眼睛很熟。”

“哦!”母亲会意地点点头。

“嘘——”安安停下车,小声说:“妈妈,你看——”

在草坪上,枫树下,一只刺猬正向他们荡来。它走得很慢,低着头,寻找着。

我妈妈专注地看着那个家伙,小声说:“他们通常晚上出来。这是我第一次在大白天这么清楚地看到刺猬……”

“我也是。”

“它看起来很软,让人想拿着它——”

“是的,但是上面长满了刺——妈妈,”安安突然拉着妈妈的手。“它以后会卷成一个带刺的球,因为我看见一只猫朝那边走来……”。

妈妈寻找那只猫。猫跳上了枫树,刺猬钻进了草丛。

秋日的阳光拉长了树影,什么也没发生,但安安和妈妈高兴地推着车,因为他们第一次见够了刺猬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